默想聖經中的聖母 – Father Buby's Meditation 1

默想聖經中的聖母  Reflection on Mary in the Bible from Father Bertrand Buby, S.M.

聖母會神父

我,柏比神父,恭讀保祿書信,馬爾谷,瑪竇,路加和若望福音,並默想聖母在這些作品中的的言行。
這些默想超越了對經文一貫的解釋模式。它深入到經文的第二個層次──想像作者對自己作品的反思和對聖母的感應。這些故事超出故事本身的想像─是經過細研和沈思聖經中的聖母以後而產生的結果。我對瑪利亞的反思是把我自己設想成保祿和四福音的作者;然後用簡單的話語來分享他們對瑪利亞的,尤其是天主教傳統靈修中,「門徒」的定義是最常被提出來討論的熱門話題之一。看法和形像。我的" 觀點 源自於我個人的信心和對天主的母親的敬禮;經過多年以聖經為基礎的瑪利亞神學研究才有了目前的看法。

保祿和瑪利亞:

保祿的反思

參讀迦:4-5;羅:1-4

我從沒見過耶穌和祂的母親。只從耶穌的門徒那裡聽到過她的名字。我瞭解到她是個猶太母親,教導耶穌依照梅瑟五書的猶太律法行事;奉行我熟習的法利賽度。在天主的救贖歷史裡她確實佔了一個重要的地位。她效法箴言中的"賢婦" (第三十一章)。在耶穌十二歲以前,瑪利亞帶祂到耶路撒冷朝聖過好幾次。祂可以被稱為誡條之子。我知 道有一次留在聖殿,沒跟隨母親回家。母親找不到,很著急。其實,這類事也很可能發生在今天的孩子或青少年的身上。我們正在逛街買東西,他們卻走丟了。對一個從未見過的人我還能說什麼呢? 我想她教耶穌該在什麼時候說" 好的。" 她自己讚美天主的詩歌 路加:46-56) 和我早年學到有關耶穌的聖詠(斐:5-11)很相近。 在這首詩歌裡,耶穌向祂天上的父說" 好的。" 接受了僕人的身份,唯命是從地直到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只有從母親那裡祂才能學到這樣的服從。因為祂母親是位全心全意充滿愛的母親─忠於她的猶太宗教,她敬愛天主到一個地步,天主便挑選了她成為我們的救世主,主,耶穌基督的母親。

馬爾谷和瑪利亞

馬爾谷的反思

參讀谷3:31-35; 6:1-6a

我是個緊張,焦慮,而草率的作者。我知道如何把耶穌充滿爭議的短短一生寫成有趣的故事。我也知道要做耶穌的使徒,一定要跟隨祂到耶路撒冷,體會我自己的弱點,十字架,辛苦,才能進一步瞭解到祂的苦難,釘死,感謝天主,還有祂的復活和在加里勒亞地方的出現。我珍惜這每一個片段, 並按我的記憶把耶穌的一生寫了下來 。

對了!是我寫了這第一部好消息(福音),把耶穌介紹給世人的。但資料多半來自伯多祿使徒的回憶。我也到各處去收集了一些”傳說”補充進去。抱歉,在我的文字裡,我重復使用了很多連接詞,像”然後” 和”馬上。”希臘文是我的第二外國語,比我的拉丁文還好一些。

你問到祂母親,我只記得她叫瑪利亞。我是第一個猶太基督作者把她的名字寫在手抄本的經文上的。我不知道她懷耶穌的一些細節。也許別的基督徒或猶太傳道人,或其他作者會找到有關耶穌出生的情況和時間。別問我。我沒看到耶穌傳教;也沒見過祂的母親。你也許會問我為什麼提到她的兄弟姊妹。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也搞不清是不是瑪利亞的孩子,還是她親戚的孩子。他們都可以通稱為兄弟姊妹。當我再提到她和耶穌時,你注意到我用的連接詞已經減少了?我年紀也大些了。這其間有很多人修改我的文章,也可以說有人假冒我的名把文字美化了;好為他們自己留下一些成績。只要能幫助人們成為耶穌的好門徒和十字苦架的跟隨者,怎麼修改都好。我不在乎。

我們再回來談談瑪利亞。我的福音裡有兩段提到她。我把她這個人清楚地放在耶穌的歷史裡。她的名字是瑪利亞;她是個誠信的猶太母親,保護家族的名譽,想要耶穌回心轉意,跟隨祂父親從事木匠行業。我不知道祂父親的名字。直到現在才曉得是若瑟。耶穌的童年神秘重重。我喜歡說耶穌只有一個父親──就是阿爸,天主。在整本福音書裡,我談到耶穌救世主的好消息時總是很清楚地稱祂為天主子。不要問我關於瑪利亞的童貞問題。我現在才學着瞭解這個奇蹟。我只想和你分享瑪利亞的側影。她是一個強有力的女人,以保護人為己任,關懷所有的人,充滿精力。當耶穌說,”誰奉行天主的旨意,他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親”(谷3:35)時,我相信她可能比我更能體諒耶穌的旨意。就此打住吧。

瑪竇和瑪利亞

瑪竇的回憶

參讀瑪 1:18-25;:1,16-17;2

不錯,我是瑪竇,我很熟悉猶太教。從耶穌的童年,我就一直觀察祂和祂所代表的宗教,直到我欣然接受並成為祂的信徒。說實在的,因為我的猶太教和福音的知識,讓我在我熟悉的社會和宗教團體裡,幫助猶太人和外邦人共同生活在一起。你先問了保祿和瑪爾谷,現在也來問我有關瑪利亞的事。我仔細地看過他們的記載。事實上我用了能找到的稀少資料,補充我所學到的,來表達我對她和她丈夫若瑟的認識。我在這裡提到若瑟也許膽大了點。但我怕假如我不這樣做,他就會在我們記憶中消失。在耶穌何時出生,如何出生的故事裡,他和瑪利亞是分不開的

我覺得一個作者在進入一個故事的中心前,該先瞭解一些情況──特別是這世上最重要的故事。因此我在開頭的第一句就說到耶穌的身世和祂的血源。這對我們猶太基督徒是很重要的。 "Toledoth" 或族譜對我們非常重要。我知道讀耶穌的族譜很無趣。你若要述說你的家譜的話,我也會受不了的。我開頭第一句話就大聲急呼: "亞巴郎之子,達味之子,耶穌基督的族譜。" 達味是救世主認可方面最重要的象徵。亞巴郎是所有國家和所有信徒的信心之父。你從穆斯林教,基督教,和猶太教的教義就看出來了, 我不在這裡細說族譜。它主要是說明達味的家系:十四代和三個段落象徵了第十四代的達味和救恩歷史的三個時代(瑪1:1-17),然後接上救贖的中心,耶穌,默西亞的降生。

請注意第十六節,"雅各伯生若瑟,瑪利亞的丈夫,瑪利亞生耶穌,他稱為基督。" (瑪1:16)。 這和第一節形成了一個結論:瑪利亞是耶穌的親生母親,但若瑟不是祂的親生父親,卻是合法的父親。從我猶太人的背景來看,只要做父親的接受了一個孩子並給他一個名份,他就等於是這孩子的合法的父親。請注意我說的是若瑟給了耶穌名字,不是瑪利亞。她知道祂是天主用一種特殊方法成就的兒子。若瑟為這奇蹟很煩腦了一陣子。結果一位從天主而來的天使或使者告訴他,他才和瑪利亞成了婚。他雖然沒有生耶穌,卻接受了她的兒子。

我知道我為聖經學者帶來了麻煩。我決定在這裡不引用西伯來文中的經句,而用希臘文(一般稱為Septuagint)的依撒意亞7:14經文。 因為在希臘文中,貞女 (virgin) 這字是用對了。" 因此, 吾主要親自給你們一個徵兆。看,有位貞女要懷孕生子,給他起名叫厄瑪奴耳─天主與我們同在的意思。" 眾所周知, 我很喜歡引用希伯來經文的經句來強調或說明我所要說有關耶穌的事。讓我給瑪利亞做個總結。我在第一章中強調瑪利亞是個童貞, 是達味後裔若瑟的妻子。在第二章中,我強調聖家,耶穌,瑪利亞,和若瑟早年的辛苦。我還在白冷給他們一個家。我要你看到耶穌是個家庭的建造者。祂重視家庭的價值觀念。有位你們當代的聖經學者也指出了這一點:他說在第二章十一節裡,我呈現瑪利亞時給了一個家的典範,"他們走進屋內,看見嬰兒和她的母親瑪利亞,遂俯伏朝拜了祂。"

路加和瑪利亞

路加的回憶

参讀:路加1 和2;8:19-21; 11:27-28和宗1:14

我來自希臘的文化背景,善於書寫表達,就決定把那匝肋的瑪利亞,耶穌的母親呈現得更全面些。我先把你引進到我故事的序言裡 (路1:1-4)。

她是個什麼樣的人,一面說到她被聖召時的故事。

我特意描述瑪利亞是第一個對上主耶穌充滿信心的門徒。所有關於她的經句,無論是在我的福音裡,還是在宗徒大事錄裡,都指向這同一個主題。請注意在她拜訪她表姊依撒伯爾時,她就把好消息帶給了所有的人。因此她就成了新福傳之星。她是最有福的開心人。她是萬福的化身。所以我稱她萬福童貞,萬福聖母。

玫瑰經裡的歡喜五端全來自我的聖嬰故事。我很高興教會從我的福音裡選了這些片段。就像瑪爾谷給了我們一個完美的耶穌形象,我給瑪利亞的形象是所描述中最好的。她是個有感受的人──西默盎不是說過悲痛的劍會刺痛她的心嗎?(2:35)她獨自一人有默禱,然後和虔信的人一起在樓上(22:12)祈禱。她在聖殿祈禱,成就了所有潔化的禮儀。她讚美天主,深信天主恩賜人類無條件的大愛。

她的聖母領報頌是最自由開懷的祈禱。她對上主的慇勤及專注都凝聚在她的笑臉上。她確是上主的母親;因信心她懷了耶穌;她恆久不變的”我願意”成就了天主的旨意,阿門。

聖靈是我三位一體中的最愛。這位聖靈先出現在我福音的聖母領報裡。 然後又在我的第二個作品宗徒大事錄的結尾處出現。瑪利亞出現在宗徒中間,在信徒中間,在耶穌的親戚和朋友中間。她是所有女人中唯一被提到名字的女人(宗1:14)。最後聖靈降臨,產生了一個新的創造─教會。保祿六世稱她為教會之母不就是理所當然的事嗎?我可以滔滔不絕地訴說我們的聖母。還是留點時間給若望吧。他是第四部福音的作者。

若望和瑪利亞

若望的深思熟慮

參讀:若1:13-14; 2:1-12; 19:25-28a

我,若望,花了很長的時間默想耶穌的一生;它是我生命的重點和中心。因為瞭解而至於深愛耶穌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是一個非常奇妙的經驗。我稱呼祂為聖言,永久居住在天父大愛的胸懷裡。同時聖母以她勇敢的信心和愛心懷孕生了耶穌,聖言就化成了肉身。在序言中我說,”於是聖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們中間 。。。從他的滿盈中,我們都領受了恩寵,而且恩寵上加恩寵。”(1:14-16)。在這個愛的奧跡裡瑪利亞扮演一個重要角色,寫出了天主和以色列人,天主的子民,所立的盟約。

因為我比其他三位福音作者有更多的時間思考這個奧跡,我謹愼地把瑪利亞和她美好的虔誠行為放在我福音的兩段經文裡。作品的前半部(1-12章),我試著強調我們信心的大禮物。我要每一個人都像瑪利亞一樣親身認識耶穌。我要所有的人都能主動地選擇全心信靠瑪利亞的兒子。我的福音是要選擇耶穌為啟示的泉源─天主給我們的啟示。在我宣告好消息時,有兩個場景是以瑪利亞為主的。我敬愛地稱呼她為耶穌的母親。這兩個場景彼此互應,最終表現了我福音的兩大主題:信靠在前部,大愛在後部。

在加納婚宴上,瑪利亞是個虔誠的婦人,她提醒耶穌慷慨地為婚禮款待客人的奧跡。這奧跡又遠遠地超過了它表面的意義。在我的福音中,這是耶穌行的七個奧跡中的第一個。它發生在第七天 (若1:1-2:1),象徵一個新的創造。耶穌的榮耀時刻是預表的。”時刻”這個字就是祂的受難,釘死,和復活。在我的福音中,祂是天主的代罪羔羊。瑪利亞,耶穌的母親總是在耶穌的身邊。 她說的”他們沒有酒了”啟發了耶穌行使第一個奧跡。祂的門徒看見就相信了祂。後來教會就延用了她參於的能力。這奧跡也意味了聖餐和洗禮。千萬不要忘記了婚禮在這奧跡裡的重要性。你有需要的時候,就定睛仰望她。她會告訴你說:”他無論吩咐你們什麼,你們就做什麼。”(2:5). 這不是對耶穌敬禮的最佳例證嗎?

瑪利亞最後一次在第四福音中出現是在十字架旁。這是耶穌釘死在苦架上的七件事裡最重要的一件。我體會到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是天主賜給我們無條件大愛的最終表徵。瑪利亞,耶穌的母親,和她喜愛的使徒代表的不只是我,也是所有信靠祂的人;他們接受了耶穌的精髓並成為了教會。耶穌在十架上加了冠冕;他的死戰勝了死亡,罪惡,和邪惡。耶穌的賜與是永無止盡的。他讓瑪利亞做了我的母親;我們大家就都成了瑪利亞的兒子和女兒。教會就在十字架前建立起來,因為耶穌的時刻到此就滿盈了…”從他的滿盈中,我們都領受了…”(若1:16)

她是個什麼樣的人,一面說到她被聖召時的故事。

奧利金(Origen)是第一個批評我福音的人。他是第三世紀的作者。我要在這裡和你分享他說的一段話。當我說到耶穌把瑪利亞給我和你那嚴肅的一刻時,他更確切地說到我想要表達的意思:

我們敢說福音是整本聖經中的第一個果實。而福音的第一個果實就是若望福音。沒有緊貼在耶穌胸前,又沒有接受瑪利亞做自己母親經驗的人是無法瞭解這部福音的。想要做一個像若望的人,像若望一樣,就要做耶穌。按一般正確的意見,瑪利亞除了耶穌沒有別的孩子。耶穌對他母親說,”看,你的兒子!”他不是說,”看,這人也是你的兒子。”他真正要說的是,”看,這是你生的耶穌。”真的,每個人都完美到不再是為自己活了,只剩下耶穌活在他心中。”既然耶穌活在他裡面,祂對瑪利亞說的就是:”看,你的兒子”,耶穌。。

若望和瑪利亞

帕特莫斯若望的設想

參讀:默121-6;12:

我是帕特莫斯的若望。 我的名聲來自於令人爭議的默示錄。這是寫給我在小亞細亞牧道的七個教會的牧函。厄弗所是個基督教傳統極豐盛的地方。如今是在土耳其境內唯一有基督徒的地方。我會再回來說到厄弗所,因為那裡有你想知道有關瑪利亞, 耶穌母親的事。你已經看到最後一個福音作者,若望在加納和骷髏地稱呼瑪利亞為女人和耶穌的母親。我把她比喻成一個身披太陽的女人,是個從天而降的新娘。請不要做字面上的解釋; 我指的是教會和耶穌。一個先知,一個神秘主義者會從普通的話語和行事上看到更長久,更深遠的一層意義。

我只能用象徵的方式來表達我在一個星期日的經驗──想到耶穌的死是逾越節被獻祭的羔羊。我,若望,你的兄弟,在帕特莫斯這個孤島上有這些神秘的經驗:聽到了天使和耶穌的聲音,告訴我這些教會將 會發生的一些事。你知道了這部分以後,還想知道那身披太陽的女人。我充滿狂喜的經驗是以她的顯現為中心的。我把這個女人放在我文獻卷軸的中央,我要寫的最高點是強調她的出現。讓我再形容她一遍。

"那時,天上出現了一個大異兆:有一個女人,身披太陽,腳踏月亮,頭載十二顆星的榮冠;她胎中懷了孕,在產痛和苦勞中,呼痛呻吟。隨着天上又出現了另一個異兆:有一條火紅的大龍,有七個頭,十隻角。頭上載著七個王冠。牠的尾巴將天上的星辰勾下了三分之一,投在地上。那條龍便站在那要生產的女人面前,待她生產後,要吞下她的孩子。那女人生了一個男孩,他就是那要以鐵杖牧放萬民的;那女人的孩子被提到天主和他的寶座前。女人就逃到曠野去了,在那裡有天主已給她準備好的地方,叫她在那裡受供養一千二百六十天。"(默12:1-6)

請瞭解我說的是默西亞的誕生和祂現在已坐在天主的寶座旁。我也提到那女人代表的就是祂的母親瑪利亞吧?我看到了一系列的異象。那女人代表的當然就是教會;但我也看到瑪利亞生了耶穌。瑪利亞和教會是分不開的。試想十字苦架和瑪利亞如何象徵那女人代表的教會。我看到的是教會預表瑪利亞為一個突出的教友。她和我們一起接受從撒旦,那火紅的龍,加在我們身上的痛苦,爭扎,和迫害。 "可是 (教會/瑪利亞) 有大鷹的兩個翅膀給了那女人,為叫她飛入曠野,到自己的地方去,在那裡受供養一段時期,兩段時期和半段時期,遠離那蛇的面。那蛇遂在女人後面,從自己的口中吐出一道像河的水,為使那女人被河水沖去;可是大地卻援助了那女人;大地裂開一個口,把那條龍從口中所吐出的河水吸了去。那條籠便對那女人大發憤怒。遂去與他其他的後裔,即那些遵行天主的誡命,且為耶穌作證的人交戰。”(默12:1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