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 第二主日 教會:基督的新娘(若二1~12) (Homily for the Wedding in Cana)

- Father Aloyius Chang, SJ

張春申神父 著

若望福音自古以來便公認為含義非常精深,其敘述的事跡或言語,往往包涵一層、甚至多層意義,今天主日福音記載的加納婚宴中變水為酒的奇跡,便是這樣的段落;其中的婚宴、水、酒、耶穌的時刻、新郎等等,都象徵著更深的意義。今天教會便要在這段福音簡要的重點注解下,瞭解自己的生命。

婚宴中,聖母向耶穌反應沒有酒了,祂先回答說自己的時刻還沒有來到,但後來又變水為酒,可見祂讓自己的時刻提早來到。那麼耶穌的時刻又有什麼意義呢?按照若望福音之脈絡,這是相當清楚的,祂的時刻是藉由死亡及復活,完成救援的時刻。但是為什麼變水為酒含有祂的時刻提早來到的意義呢?原來,這個奇跡暗指聖體聖事;奇跡中的新酒象徵聖體聖事,耶穌自己的血成為救援時代的新酒。聖體聖事本身正是紀念基督的死亡,並慶祝祂的復活,所以變水為酒提前顯示出祂的死亡及復活。由於聖母瑪利亞臨在加納婚宴當中,使耶穌的時刻提前來到。

不過這個變水為酒的奇跡是在婚宴中,是在新郎娶新娘時施行的,這也具有很深的含意,它指向耶穌救恩時刻中的婚禮。十字架上的死亡及復活是耶穌的救恩時刻,這時刻,根據教父注解若望福音的思想,耶穌為自己準備了一個新娘,祂的教會。教父說:如同亞當在樂園中熟睡時,天主自他的肋膀,取出一根肋骨形成了一個女人,他的妻子厄娃;現在十字架上的新亞當睡眠死亡時,祂的肋膀被刺透,流出血和水,教會、基督的新娘、新厄娃也誕生了。耶穌受難時,十字架下站著祂的母親,與耶穌所愛的門徒,他代表一切信者,他們便是教會,是耶穌的新娘;所以,耶穌的時刻便是救恩完成的時刻,也是祂的新娘,教會誕生的時刻,是一個婚禮的時刻。在加納婚宴中,耶穌既然提早了自己的時刻,那麼也該提前自己的婚禮;所以,加納婚宴中,真正的新郎是耶穌自己,而真正的新娘便是由於奇跡而信從祂的門徒以及聖母瑪利亞,他們是教會的前身。我們對加納婚宴和變水為酒奇跡的注解,事實上受到梵二大公會議教會憲章的認同。大公會議以為十字架上耶穌肋膀流出的血和水,象徵教會的開端和發展;血和水象徵誕生,所以教會是因了基督的死亡及復活而建立。

今天的福音和注解,增進我們對於教會的認識。一般當我們談到教會時,立刻會想起教會中許許多多當信的道理、遵守的法律,或者教會中不同成員:教宗、主教、神父等等;或者教會中的建築、聖堂、禮儀、聖經。這一切的確是構成教會的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因素便是相信耶穌基督的信友自己。教會當由信友結合而成,如同新娘一般,完全相信她的新郎耶穌基督;當徹底奉獻自己,交付一切給自己的新郎時,教會才能活潑地顯出她的面貌,這是我們首先必須肯定的道理。

既然變水為酒指向聖體聖事,那麼讓我們在今天的聖體聖事中,將加納婚宴所蘊含的,尤其關於教會是耶穌新娘的道理,深深地融合在生命之中。


參考書目: FuJen Theologate Liturgical Commission, Taiwan ( http://www.catholic.org.tw/theology/public/liyi/utility/eucharist/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