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聖母

Our Lady Of Silence
- 作者:若翰柔頓神父 

當今的福音勸人要警醒。福音刺痛我們,用趕畜生的刺棒,趕馬的馬刺來激勵我們不要打瞌睡。它很清楚地是要推翻東歪西倒,無精打採, 和無所事事。確實,基督信仰反對打盹, 拜訪睡仙,或到伊甸園東去作流浪漢。楚楚可憐,無精打采,頹廢不振都不是基督徒引以為榮的態度。
要培養警醒的精神,我建議最好方法是沈默,不為別的,只因為星期六的聖母就是位沈默聖母。聖母在星期六不說話,她不濫用她的特權,也不會慶祝她生命中的特殊的榮耀。她只是很簡單的在星期六出現, 來到你的面前。她以一個親切熟悉的面孔,很舒展的向你呼籲,如一本百讀不厭的書。特別是在星期六,她是個信仰上的好伴侶。她是每年禮拜祭典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但從不引人注目,更不招搖,如同一個家庭婦女,不積極帶頭,卻謙虛自在。,她總是心滿意足地留在背後,看著她的孩子。她站在一個星期的結尾,包裹在她的斗篷裡,迴響她兒子的日子。

沈默聖母並非閉嘴不言。她的態度是無聲卻平和的。她也許不用字眼,但絕不是無聲。聖母星期六的信息是不需要用語言來說的。她告訴我們的是含蓄的,不言而喻的。但我們絕不能愚蠢到說她不極積主動,或覺得她是靜止被動的。因為沈默聖母是個警醒的聖母。

希臘有個神,叫Harpokrates,取自埃及,埃及人稱他為沈默之神。他總是被描繪成個嬰孩,光著身子,坐在他媽媽的膝上。當他嚼祂的大姆指時,他媽媽把胸脯送給他。

沈默之神怎麼會被聯想為一個孩子呢?重點是沈默讓我們更新, 更有活力。沈默讓我們不去辯駁,不自以為是地為自己的膚淺找理由。只要我們願意,沈默會慢慢地剝光掉我們需要為自己辯護的外殼,清楚而明白地切斷那些讓我們與主分離的滔滔話語和繁文縟節。

沈默小心地把我們放在聖母的膝上,沈默聖母就好餵給我們警醒的奶水。Harpokrates坐在母親膝上的畫像就很像是聖嬰坐在聖母膝上的繪畫和雕像。聖母聖嬰沈默的畫像讓我們聯想到用孩子般的沈思默禱專注於天主。這就是沈默和警醒間的一座橋梁。專注於天主自然地會讓我們沈默和警醒。

沈默聖母提醒我們,真正屬於我們的的地方是用孩子般的沈思默禱專注於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