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道明與玫瑰經

Saint Dominic and the Rosary

根據傳統,以為玫瑰經是聖母直接授與聖道明的,但我們看了以上玫瑰經演變的歷史後,便可明瞭這些觀念是受了傳說的影響,與歷史的根據有不符的地方。

所謂《玫瑰經》的初期演進,早在聖道明之前二三百年;默想方式的產生是到第十五世紀才有,與聖人時代相差了數百年。且查考第十五世紀以前,最著名的幾件有關聖道明文獻,皆未提及玫瑰經的事蹟。聖道明列品案上,甚至聖人創立修會親訂的會規和文件上,也未提及玫瑰經,而且在那一二世紀內亦找不到道明與玫瑰經有關係的文件或圖像等的遺跡;可見聖道明並不是聖母玫瑰經的創始者多位道明會的作家亦承認這是事實。

聖母玫瑰經與聖道明關係的傳說,實在起源於第十五世紀以後,出自一位道明會士名洛亞倫 Alain de la Rupe 。

他生於公元 1428 年,為法國比達尼人,富有學識且長於口才和著作。他是一位傑出的神學家,有著非凡聖德。洛亞倫因才德兼優,為道明修會建立了不少的偉業。是修會中一位富有聲望與地位的人。但他的著作頗偏於幻想,與事業常有出入。道明會的一位權威歷史家,依沙 Echard 曾下這樣的評語:「亞氏確是一位學識淵博的人,但著作中常有捏造之處,富有幻想性,他能寫出沒有的事實」。玫瑰經來源的捏造就是出自亞氏的手,大概在公元 1470 年以後,洛亞倫描寫聖道明獲得了一次顯示,聖母發顯與他,遞給玫瑰唸珠,命他傳揚這敬禮,這種捏造的傳說便藉著他生動的筆墨與圖像遍傳到各地,成了今日的訛傳。

「玫瑰經故事」的作者 J.G. Shaw 用兩個可能性解釋洛亞倫因何以認為聖道明為玫瑰經的創始人:首先,亞氏也許以玫瑰經是聖母賜與他修會內的一樣獨有的特恩,因而以自己的會祖聖道明作代表,遂說聖母顯現,將玫瑰唸珠交給聖道明作為修會中特有的恩賜和表記,這事件有可能的事,也容易解釋相傳的理由。另一樣解釋是亞氏是以考據而說玫瑰經是創自「道明」,則這道明應是嘉爾本會士的道明、布斯, Dominic of Prussia 他確是玫瑰經奧跡默想的創始者,而不是道明會的會祖聖道明,這種混亂的錯誤也是可能的。

第三個可能性解釋與第一種的解釋類似。那些曾否認玫瑰經是由聖母直接交與並教導聖道明誦唸的作者,沒有否認聖母曾顯現給這位洛亞倫。可能聖母命亞氏傳揚玫瑰經;數位作者亦說這十五端誦唸玫瑰經特恩是聖母對亞氏說的。亞氏亦實在是玫瑰經善會的第一個創辦人,曾竭力傳揚玫瑰經的敬禮;因此亞氏可能把自己的功蹟和所見的顯現全歸於會祖聖道明身上,而出的傳說:聖母顯示給會祖聖道明我,命令他傳揚玫瑰經,成了玫瑰經的創始者。

美國俄亥州的一位道明會總主教,麥尼各老曾說:「洛亞倫論聖道明見的顯現和討論玫瑰經的道理,都不能視為有歷史的價值。道明會的著名大神學家格日登亦曾以嚴責亞氏捏造的故事,有礙歷史正觀,道明會史上最初提及「萬福瑪利亞」經文是在 1266 年所召開的總會議上,議決輔理修士當唸完天主經後應加唸一篇「萬福瑪利亞」。那時已是聖道明死後 45 年。

無論如何,教會在十五世紀正式頒布了玫瑰經是起源發揚於聖道明。從此玫瑰經便於道明會及其會祖聖道明息息相關。

最後,我們可以用真福蘇斯德樞機 Cardinal Schuster 講論「玫瑰經」的起源的語作結論:「從歷史的證明上,我們不能把玫瑰經的起源歸於聖道明;因為這早已是公教徒的一樣熱心神工,只是到了十五世紀,才由洛亞倫訛傳捏造把玫瑰經的起源置於聖道明的身上,然而,玫瑰經能有偉大的成就和迅速的廣傳,作為教友一種普遍的熱心神功,這偉大的功績就該歸於道明會士。


Source: www.catholic.org.tw